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山里来的女孩――雨青

    发布时间:2020-10-08 00:00:53   

      刚从手术台上下来,还沒吃午饭。只要手术超过12点,医院提供免费中餐。饭不急,先躲到值班室抽根烟过过瘾。

      小许进来道:「保安小李有病人要请你看一下。」

      小许是我科的护士,长的端正秀气但又不风情万种。在以后在故事中还会提到她。她看我又抽上第2根烟,说道:「你还是少抽点吧。」

      我笑道:「咋这么关心我」

      她把一大包东西递给我:「小李送的。小李是我朋友,我哪会收他的礼。我帮你推了推了,他非要我转交,是病人的意思。」

      「那你把病人叫来,我自己退给病人。」小许叫人去了。

      我好奇打开那包,里面是一包笋干,还有一信封,里有一千元钱。

      「医生,你找我」门口站着个农村女孩。园园的脸晒得有点黑,眼睛大大的,朴素的衣着衬托着胸前两个高高隆起的小丘,给人一种强烈青春气息。是我挺喜欢的类型,质朴中又有几分野性的美。

      「你叫什么多大了」

      「我叫李雨青,17岁。」

      「噢,你也姓李,保安小李来打过照乎了。」

      「我们是一个村的。」

      「你放心,保安小李是我的哥们,我会关照你的。」

      「那就谢谢你啦。」她笑了,一改刚才紧张的表情。

      我发现,她笑的时候,胖嘟嘟嘴唇向上翘,很是性感。我把信封塞到她手里说,「这个,你拿回去。」

      「不,还是请你收下吧。」她很懂事地推了回来。

      我们来来回回地推了几次。我道:「这样吧,笋干我收下,钱你一定拿回去。」我抓住了她的手,把钱塞到她手里。

      「你们农村来这里看病,开销很大,我怎么能再拿你的钱。」

      我看得出,她有点感动,眼角里泪光闪动着。

      突然向我她鞠了一躬。我慌忙去扶她,从领口中,看到了深深的乳沟。不由暗贊农村的女孩子发育得真好,真想摸一下农家女孩的嫩乳。我扶着她肩膀,她有点紧张地看着我,双手不知所措。

      「你看,你是小李介绍来的,我又收了你的礼物,我会关照你的,我先给你做个全身详细检查。」

      我按常规检查了头颈部后,发现她左颈部有一拇指大小的肿块,质地中等。无压痛。

      「你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吗」

      「乡里医院说左甲状腺CA待排,会是癌吗」

      「我帮你排期,请你能配合我继续检查。好吗」

      「嗯。」

      我拉开她上衣前面,让她配合我把它脱掉。里面是白色纯棉胸罩,胸罩小小的,只遮住那两个半球,我从桌子上取了一个听诊器,将听诊器的摁在了她的左乳下方,反復听了很久。

      这时,外面走廊上有人在说话,有点响。我乘机关上了值班室的门,回头道:「有点吵,听不清,能把胸罩解开吗」她的乳罩很薄,棉布制的,不像城市的那样花俏。

      她有点害羞地解开了胸罩,我让她双手抓住胸罩的下缘,hold在乳房的上方以便我听诊。

      这时,两个呈半球形的乳房像两座小山峰一样挺立在我面前,与她的外表皮肤不同,双乳竟出奇的雪白,还能看到淡青色的静脉。乳峰的顶端是粉红色乳晕,像两粒小巧的草莓。这绝对是纯天然的,未被开採过的处女乳房呵。

      咽了一口口水,我再次将听诊器的摁在了她的左乳下方。头向前倾,认真地听着。此刻,她的右乳头在距我的嘴唇不到两公分的地方。只要伸出舌头就能舔到。

      更奇妙的是,我还竟然闻到一点淡淡的汗味,那是绝对是一种的诱惑。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得盯着她那饱满的胸部,心里想着如何才能充分感受着她双乳的柔滑、细嫩与坚挺。

      我又把将听诊器的摁在了她的左乳外上方听了起来,小指有意无意轻轻地碰触了一下她的左乳晕,她全身好像触电一般地抖了一下,左乳头竟然立了起来。我看她的脸,她紧闭双眼,乖乖地任凭我继续听着。听诊器里,她的心跳快了起来。

      「你的心跳有点快,是不是有点紧张」

      「嗯,有点。」她露出的是羞涩神情。

      她睁开眼,看见我的眼睛盯着她的乳房。顿时羞涩地用双手交叉扣住了她的双乳。

      「好了吗」

      我被她问得有点不好意思了。我只能罢手,「噢,好了。」

      眼睁睁地看着她把胸罩,上衣穿戴回去。我只能另作打算吧。

      「你还要做个颈部和乳房的B超。」

      「为什么还要做乳房的B超」雨青问道。

      「因为,如果是恶性肿瘤,最常见的转移部位是腋下和乳房。」

      「那好吧。」

      「这是单子,你去找一个,他也姓李的医生,告诉他你认识我,你是自费的,他们有时候有科题经费,可以免费给你做。」

      「谢谢你。」雨青高兴地去B超室了。

      不一会儿,雨青回来对我说:「李医生答应给我免费做,但他说得在下班后做,5点开始,因涉及到科研,必须做的全面,可能时间较长。」

      「好啊,你答应了吗」我道。

      「嗯,反正我也沒有什么事。」她答的很干脆。

      其实,乳房B超可做可不做,既然免费,当然要做。一来排除乳房转移;二呢,是我的小算盘,先让B超探头调教调教她的乳房,可以减少她的紧张羞涩,也进一步强化以后乳房检查的必要。

      忙完了查房,5点半,准备回家,又想起还沒见雨青到B超结果,等一下吧。这个李医生,动作太慢了。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对了,什么得在下班后做,什么因涉及到科研,必须做的全面,可能时间较长。绝对有猫腻。

      记起来了,这李医生原是个玩弄乳房的高手。有一次,他用B超探头反復研摩一个少妇的乳房,把她搞得快感连连,竟叫出声来了。被等在走廊上的她老公听到,告到院里。

      因乳房B超,用探头接触乳房并沒有错,有时图像不清,就需要反復地研压。调查最后不了了之,只能怪那少妇乳房太敏感。

      想到这里,我后悔了起来,雨青的那一双妙乳,那经得起他的调教。我立马打电话到B超室。

      「李医生吗我有个病人,叫雨青,做好了吗」我着急地问。

      「还沒有,正在做,要做的全面检查,可能时间较长。」电话那端是李医生不紧不慢的声音。

      「不行,病人家属等急了。」我的语气有点急。

      「好吧,马上出报告。」家属两字显然起了作用,毕竟他被病人家属告过。

      不一会儿,雨青就拿着报告单来到我这里。报告结果是:左甲状腺肿块,边界尚清,双乳未见异常,建议结合临床,动态复查。

      「结果咋样」雨青脸红红的,轻声问我。

      「跟沒说一样,要我们结合临床动态检查。」

      「跟沒说一样他,还查了那么久。」雨青似乎有点不满。

      「当然,也有有用的资讯,恶性肿瘤可能性不大。」

      「哪还差不多。」雨青又笑了。

      「对了,李医生跟你怎么说」我问道。

      「跟你说的差不多,他说若是肿瘤,最可能转移到乳房,所以乳房要仔细检查。」

      「是吧,你若不介意,我现在就查一下你的乳房。」我有点急不可待。

      看来,雨青真的被李医生调教过了。她躺到检查床上,虽然还是羞涩,但少了先前紧张与不安,她快速撩起了衬衣,又要去解乳罩的扣子。

      「不用解了,今天就稍稍摸一下,等你适应了以后,再做详细的检查。」

      我隔着乳罩,在乳头的位置轻轻怃摸,她沒有沒有躲避的意思。我原想让她适应一下被人抚摸的感觉,看来是多馀的。雨青这对乳房肯定被李医生的探头折腾了好久。既然如此,我就左手托住她左乳罩的下缘,右手从上插入乳罩,握住了那只高耸的左乳,稍加搓揉后,向内上方一扳。她的整个左乳房暴露在了日光灯下。

      雨青的身子微微一颤,「你」显然,她沒料到我的检查会这样开始。我又如法炮制,把她的右乳也从乳罩中扳了出了。两只本来就很丰满的乳房因被乳罩托着,形成了深深的乳沟。乳头比上午红了许多,曾呈猩红色,可能还沒从刚才李医生的刺激中恢復过来;做B超用的导电煳也沒有全擦干,冒着热气,此时两只乳房,像是刚出锅的馒头。真想扑上去轻轻咬一口。当然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      「这个李医生,导电煳都沒有给你擦干,电煳是硷性的,会伤你的皮肤的。」我气愤地说。

      「他是想帮我擦,是我不愿再麻烦他,我刚才已经擦过了,可能沒擦干净。」雨青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卫生纸,对着乳房擦了起来。

      「这样干擦会伤皮肤的。」我爱怜地说道。

      「那怎么办」雨青问道。

      「你別动,我帮你。」我转身在值班室拿了我自己的毛巾,在热水龙头里搓了一把。稍稍一绞后,把半湿半干的毛巾敷在了她的双乳上。

      「你这里的皮肤这么娇嫩,一定要好好保护。」

      「我自己来吧。」她想坐起来。

      「別动。」隔着毛巾,我的双手略微用力压着她的乳房,慢慢地揉捏着。

      「谢谢你。」雨青羞涩地看了我一眼,不再坚持。

      「这导电煳怎么与平时的不同,有一股麝香的味道。」我自言自语道。

      「李医生说,我运气好,试验新产品,所以给免费。他还说这电煳有道电好,图像清,病人感觉好等特点。」雨青答道。

      「好个李医生,真有两下子。」这下我明白了,李医生可能把催情药加到了导电煳里。果真是玩弄乳房的高手。

      「那,感觉是不是好呢」我来了兴趣。

      「说不上来,我沒用过旧产品的,所以不知道。胸部感觉有点热,怪怪的,是一种说不出感觉。」

      「你告诉他了吗」

      「告诉他了,一种说不出感觉,可他还不满意,非要我说。」

      「说什么」

      「爽。」雨青羞涩地答道。

      「你说了吗」我又把毛巾在热水里搓了一把,再次敷在了她的双乳上。

      「开始我不想说,挺不好意思的,可我不说,他就不停地用那个探头弄我的乳头,上下左右地弄,那东西挺奇怪的,一会儿会发热,一会儿又能振动。」

      「你看清了,是B超的探头吗」我不信B超的探头有这些功能。

      「沒看清,我带着眼罩。李医生说少女做乳房B超最好带眼罩,要不会难为情的。」雨青答道。

      「李医生呀李医生,算你是高手。」我真怀疑他乘雨青不注意,换用的了个振盪阳具。

      「怎么啦,李医生说的不对吗」雨青问。

      「他说得沒错,给做乳房B超的病人带眼罩那,是个不错的方法。可减少病人的紧张。」我答道。

      「他还说,医生不能过分迷信机器,不能过份依赖乳房B超。有时用手直接检查才是第一手资料。」

      「他说得对呀。」这一点我也同意。

      「他还问我,我的主治医生,也就是你──有沒有检查过我的胸部,我说沒有,你只是用听诊器听了听。他说那好,他也是医生,可以帮我检查。」雨青像个小学生,一五一十说着。

      医院有个惯例,B超医生用探头怎么挑逗乳房都行,但脱掉手套直接摸乳房就算猥亵了。这个李医生,色胆不小啊。

      「那他摸了你的胸了吗你让他摸了吗」我有点着急。隔着毛巾,我的双手用力地握着她的乳房。

      「他要摸我有什么办法,他也是医生呀。只是当他脱掉手套正要直接摸我时,接了个电话,回来后有点不高兴地说『今天就到这里』,然后就让我走了。」雨青道。

      「太好了。」我暗暗庆倖我及时打了这电话。

      「你说什么太好了」雨青不解地问道。

      「你及时回来太好了,要不我就下班了。」我赶忙掩饰道。

      这次我把毛巾绞的干干的,交替把雨青那两个不大但丰满的小馒头擦干。

      「雨青,你说的那用了新产品后胸部热热,怪怪的感觉还在吗」

      「嗯,还有一点,尤其是当刚才你双手捧住我的奶子轻轻摩擦的时候。」雨青低头羞涩地说。

      我隐隐觉得,只要我愿意,我今天就能盡情地玩弄她的乳房。但现在催情药的作用似乎还在,这样做不太有品味。这与鲜嫩的食材不能放味精是一个道理。来日方长,美好的东西要慢慢地,原汁原味地品。

   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

      「今天你的乳房经歷了太多的刺激,需要休息休息,我就不做详细检查了,明天再说好吗」

      「好的。」雨青坐了起来,正要把露着的乳房放回到乳罩里去。

      「慢。」我转身又从柜里取出一包无菌滑石粉,那是我们平常备皮用的。轻轻地抹到她的双乳上。然后将扣在乳房下缘的乳罩往上一提,叭的一下,那两只嫩乳顿时躲到了文胸的后面。「刚热敷过,滑石粉会让你舒服些的。」我体贴地说。

      我把她领进诊疗室。

      「根据现有的各种检查,你甲状腺的肿块是肿瘤的可能性不大,可能是结节性甲状腺肿,现在给你做个细针穿刺活检。如报告良性,就不用开刀了。」

      「这个穿刺痛吗」雨青有点害怕。

      「就像打针那样,一点点痛。」

      「是你亲自给我做吗」雨青问道。

      「是啊,要不,让李医生替你做」我笑道。

      「我当然要你做。」她笑道。

      细针穿刺活检做得很顺利。做完后,找来了保安小李把标本送病理课。费用由我的科研经费支出。

      保安小李看我把一样样事情办的这么地道,觉得很有面子,非要拉我和雨青吃饭。

      「你们医生高高在上,怎么会和一个小保安关系这么好」席间雨青好奇地问我。

      「人都有失手的时候,有一次,我的手术出了併发症,被病人家属追着打,小李那时刚来,出手帮我解围,还打伤了他们中的一个,特哥们。」我答道。

      「难怪你对我这么好,都是我哥的面子。」雨青笑着对我说。

      「你们有亲戚关系吗」我问小李。

      「其实沒有,只是一个村的。可我们那里都这么叫,小时候我抱过她。」小李笑着说。

      「那,你也叫我一声哥吧」我笑着对雨青说。

      「我叫你一声叔叔。」雨青一脸的调皮。

      「我有那么老吗」我一脸的委屈。我大约大她15岁,叫叔也沒错。

      「哥──」雨青嗲嗲地叫了一声。谁说山里的女孩不懂风情,我觉得她的叫声挺暧昧的。

      每次我和她说话我都会故意看她的眼睛,看得她微微脸红,感觉好极了。当我知道了她的家就在毛竹园中时,非常兴奋的说:「古人道,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」

      她温柔的看着我,「你有机会到大青山的话,我一定带你到后山的毛竹园玩,山凹里有个水潭,风景可好啦。」她得意地说。

      「好的。嗯,说正事吧,活检病理报告大概要等5天,其间呢,还要做些动态检查,对了,她住哪儿」我问小李。

      「我给她在医院对面的小旅馆定了房间,老贵的呢!」小李答道。

      「是的,那里不但贵,还不卫生,什么样的病人都有。这样吧,你是不是有17楼实习医生值班室的钥匙吗,现在是暑假,沒实习生,你让她住那里。」

      「这恐怕不行,护士长要是知道了……」小李有点不安。

      「沒事的,护士长外出开会去了。现在院里由护士许慧负责。」

      小李知道我和许慧的关系好。他曾撞见我和许慧在17楼后楼梯口亲吻。其实,我和许慧的关系仅仅限于亲吻。

      那天她被护士长误会了,到我这里哭诉。我就搂着她,看她这么伤心,吻了她一下,真的只吻了一下,不过长是长了点。她也沒躲闪,吻的同时,右手轻轻放她胸部,沒敢摸。谁知正好被小李撞见。事后跟小李解释,他说什么也沒看见。

      「那好吧!就住17楼,还不谢谢你医生哥哥」小李道。

      「谢谢。」雨青又是一鞠躬。我再一次从领口中,看到了她的乳沟,沟里还有些滑石粉。

      饭后雨青和小李都抢着要付钱,老闆是我的熟人,我向他一挥手,「记到我的账上。」

      我科每週1,3,5手术,今天是週二,查完房后,我照例躲到值班室抽烟。

      「哥。」雨青推门走了进来,脸上带着青涩的笑容。

      「在医院里不许叫我哥,昨晚睡的好吗」

      「很好,那值班床很舒服,连梦都沒做。」

      「找我有事吗」我不想一大早在院里与她拉家常。

      「你昨天不是说,今天再做详细检查吗」

      「对了,是说过,我这个人事儿太多,你是要常提醒我。来吧,今天做详细检查,很详细的那种,详细到你满意为止,好吗」

      「好。」雨青显出满意的样子。

      我又把她领进诊疗室。让她反坐在椅子上,双手起,放在椅背上。

      「昨天刚做的颈部穿刺,今天头颈部就不查了,今天我们重点查背部和胸部。」

      得让她有个适应过程,今天可沒有催情药作用,不能太急进。我在她的背部,撩起她的套头衫,露出了光滑的背部。「这里疼吗」我沿着她背后的嵴椎边按边问,手掌接触她的背部皮肤,轻轻怃摸。「那么这里呢」

      「不疼,一点不疼。」她似乎嫌我啰嗦。

      差不多是时候了,我拉起她乳罩的带子轻轻弹了一下,「解开好吗」

      「好的。」

      我解开乳罩后面的搭扣,让它松松地挂在乳房前面。我的手慢慢滑向腋下,再一点一点向前,来到乳房的外缘。「这里疼吗这里呢……」

      雨青不再回应。

      「雨青,有什么不舒服吗」

      「沒有。」她的声音很轻。

      我的手终于慢慢向前滑到小青胸部,握住了那一对饱满的嫩乳。她的乳头慢慢地硬起来了,顶着我的手心。我就这样轻轻托着她的双乳,并不急于揉捏,很有成就感。

      检查乳房从后面开始,可以减少她的紧张,羞涩感。道理与B超李医生要雨青带眼罩有点类似。

      「小青,你知道吗其实我一般不亲自做这样的检查,常由护士或实习医生做。你是小李介绍来的,我又收了你的礼物,我就给你查的仔细点。如果你觉得不适应,或不合适,或不舒服。就跟我说,我们就不做,或者呢,改下次做,好吗」

      她沒吭声,羞羞地保持沈默,这样的亲昵检查是不是有点过了我心里在想。不会吧,双乳已被我托着了,不好意思再说要了吧。

      就这样了一会儿,我的双手掠过乳头,慢慢往回抽。她自然感觉到了。

      「你继续查的呀。」雨青道。

      我转到前面去看她的脸,她闭着的眼睛睁开了,温柔的看着我。好像还露出了期待的表情。好一个可爱的女孩!

      我的双手开始略微用力地揉捏了起来,盡情享受着少女丰盈乳房的美妙触觉。她乳房很有弹性,手感极佳。玩了一会儿,手掌竟有点酸了。

      「你的乳房好丰满,乳腺组织丰富,可能得多花点时间检查,有什么不舒服,就告诉我。」我边说边玩。

      「你接着查吧,我沒不舒服。」她的声音更轻了。

      我又使劲地揉了几下。「你的乳房还是紧了点,乳房太紧不易查出微小的肿块,头一次做这样的检查,是不是有点紧张」

      「嗯,是有点紧张。」

      「这样,我帮你放松一下吧。」我让她身体更前倾一点,用食指和中指轻轻捏住两个小小的乳头。抖动了起来,速度由慢到快。

      显然,雨青的乳房从沒被人这么玩过,她整个身体随着我抖动的节奏在不安地扭着。

      「別动,放松。」我加快了抖动的节奏。

      几分钟后雨青已是满脸桃红,微微喘息,显然,我的熟练的挑逗之下她动情了。

      我看见她的脸红了,我就故意问她:「你很热吗脸为什么这么红」

      「我也不知道。」她温柔地回头看我。

      我放开了乳头,再次搓捏起乳房来,「嗯,现在松多了。」这一回,我认真地把左右乳房各个像限都检查了一遍。

      「沒发现有什么病变。」我道。

      「哦,查了这么久,你原来什么都沒发现」她这时才睁开了眼睛。

      我拍了拍她肩膀,「你傻呀,沒发现有什么病变是好事呀」

      「那麻烦你了。」她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    「我的手法是不是重了让你有点不舒服」我关心地问。

      「还好啦,实话告诉你吧,有一点点舒服。」她柔声道。

      「那不错,来,穿上它。」我拉了了她的乳罩带子,有点得意。

      她扒在椅子上沒动,似乎还在享受这种被怃爱感觉。我只好帮她戴上乳罩,她起身体迎合着我,「谢谢你,今天还有其他的检查吗」

      「沒有了,明天我要有时间,而你又愿意的话,可再给你做今天这样的检查,那样的话,有一个动态的对照。」

      「什么叫动态的对照」雨青问。

      「就是连续几天,都查一下,看看有沒有变化,当然,得我有空,你愿意。」

      「我当然愿意啦!」她沖我笑了笑。「噢,还有,B超的那个李医生说,他可以给我免费动态复查,我要去吗」她又问。

      「这由你自己定,反正免费,查查也行。但近期B超复查意义不大,他那特殊的导电煳用多了对乳房也不好。」我装作我所谓,心里当然不希望他去。

      「那我就不去了,不想再见到那个李医生。」她忿忿地说。

      「怎么,不喜欢他」我又来了兴趣。

      「嗯,他真的很过份的,我不想说得太具体,还有点变态。」

      「我能想像得到。」我点头表示理解。

      ***************

      週三,做了一天手术。显然雨青已来找过我几次,终于在傍晚时开始了她期待的检查。

      这女孩挺聪明,她记住了上次检查的体位,不等我说,先自己反坐在椅子上,双手起,放在椅背上。「是这样吗」她问道。

      「行,先这样,待会儿可能体位还得换。」

      我左把她的运动衫向上卷,右手从衣服下伸进了进去,摸索着她乳罩的背扣。她背部光光的,什么也沒有,我的双手下意识地向前摸去,她将饱满的,赤裸裸的嫩乳握在了手中。「你原来沒戴胸罩啊」

      她掏气地回头看了我一眼,「戴了也沒用,反正要被你脱掉的。」

      「你呀你,我挺乐意帮你解乳罩,这也是检查的一部份呀。」我心在说,亲手解开少女的乳罩,是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      「其实,我不是想帮你省事,我的胸罩洗了,还沒干呢」

      「你不会只有一个吧」我好奇的问。

      「是有俩,还有一个是我自己用花布做的,怕你见了笑话,来检查前故意脱掉了。」她不好意思地说。

      「我怎么会笑话,我最喜欢自然、手工做的东西了,来,让我看看。」我的好奇心来了。

      「给,你看吧。」雨青从包里拿出一小团布,塞到我的手里。我抖开一看,其实是两块三角形的布,用几根带子连着。

      「来,戴上让我看看。」

      「下次吧,下次检查时我戴它来,行了吧」雨晴不好意思道。

      「不行,戴上让我看看,我就是想看。」

      她转过身去戴了。

      「看吧,是不是很土」她戴好后转了回来,有点不安。

      「好美!」我不由地惊叹道。

      那两块白底蓝花的土布,紧紧贴在那饱满的半球型乳房上。此时她丰满的酥胸好像两只高档典雅的青花瓷,随着她的唿吸上下起伏这。我悠然欣赏着眼前的一切,不由地感叹自然美,真的不需要蕾丝边来修饰。

      这让我情不自禁,我用左手隔着花布揉她丰满高耸的酥胸,右手则慢慢地到她背后将细细的结打开,扯掉她身体上裹着的那小布料。正如她所说的,「戴了也沒用,反正要被你脱掉的。」

      我用双手开始勐烈地挤压她的嫩乳。可能动作太突然,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来推我的手。

      「慢点,不是还要先放松吗像上次那样。」

      「噢,对了,放松后再检查,有利于反现乳房的微小病变,来吧,先放松。」

      「还像上次那样吗」她以为我又要抖弄她的乳头。

      「怎么,那样不舒服吗」

      「也不是不舒服,只是感觉有点儿怪怪的,说不上来。」

      「我们换一种新的放松方法。」

      我让平她躺在检查床上,那两只饱满的嫩乳仍高高地挺在哪里,结实的乳腺组织和坚韧乳房悬韧带使地心引力失去了作用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